int(123) 月亮吻在谁心上第64章 第64章-笔趣阁
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月亮吻在谁心上 > 第64章 第64章
    室内的温度节节攀升,床侧,没合拢的窗缝里漏进丝丝寒气,窗帘被吹动,掀起又落下,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梁嘉月捂着脸,无力地侧了侧头,躲避耳边蒋珩的声音。

    她汗涔涔地躺在床上,胳膊横在眼前,慢悠悠喘着气。

    一只大手从背后伸过来,卷着被子,先替她盖住露在外面的肩头,而后捏住窗帘,严丝合缝地拉拢。

    “几点了?”嗓子有微微的沙哑,她轻咳两声,小声问。

    收回去的手顿了顿,拐了个方向,搭在她腰上,安抚性地拍了拍。蒋珩看一眼时间,告诉她,“你还能睡一个小时。”

    顿了顿,又问:“你要去洗澡吗?”

    梁嘉月脸红一霎,翻一个身,滚进蒋珩怀中,仰着脸看他,“太累了,不想动。”

    蒋珩餍足地哼笑一声,没说更多让她羞窘的话,吻一吻她的额头,翻身去卫生间拿了条热毛巾回来。

    待给她擦净洗净,蒋珩挨着她,也躺下了。

    梁嘉月困极倦极,却还硬撑着,哼哼两声,往他怀里拱了拱。

    怀里的人温热香软,身上带着与他别无二致的沐浴露香味,乖乖地团作一团,缩在他身边。

    蒋珩吸一口气,张开手,圈住她,摁住她的背,叫她贴得离自己更紧一点。

    “……流氓。”

    困顿的睡意被鲜明的触感驱走,梁嘉月睁大眼睛,涨红了脸。

    本想立即弹开,可整个人被他牢牢禁锢住,竟一时挣脱不能。

    蒋珩挑一挑眉,戏谑道:“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是这样说,却还是顺着梁嘉月的动作,将手上的力收回几分,好让她退开一些。

    待脸上的温度稍稍退却,梁嘉月抬眼,没话找话,“你什么时候走?”

    蒋珩瞥她一眼,正看见她湿漉漉的眼神,几缕头发被浸湿,软哒哒地贴在脸颊上,耳垂及颈侧的肌肤还微微泛着点儿粉。

    他咳一声,挪开目光,平静道:“今晚。”

    “这么快?”梁嘉月有些意外。

    她原还以为蒋珩今晚会留下来。

    “公司里有太多事需要处理。”听出她语气里的不舍,蒋珩顿一顿,还是没说别的,只问:“你呢?你有什么安排?”

    其实他这次来,一是确认她的安全,另有一重打算,便是想要将她带回清城。

    只是看见她那一瞬间,这个想法便被压了回去。

    他有种直觉,恐怕梁嘉月不会这么轻易便放弃她的采风之旅。

    “我……”梁嘉月咬了咬唇,踟蹰着说:“我应该还是跟着徐舟他们吧,看他们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安排。”

    说完,忐忑地觑他一眼。

    蒋珩平静地垂下头,与她对视片刻,点点头,“注意安全。”

    梁嘉月“啊”一声,颇感惊讶,“我还以为……”

    以为他会拒绝,劝说她跟他一起飞回清城。

    “以为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回去。”蒋珩接过她的话。

    梁嘉月点点头。

    蒋珩唇瓣在她额角贴了贴,又说:“我是有过这个想法。可是,我也尊重你的意愿。”

    “……谢谢。”

    梁嘉月嗫嚅着,半晌,挤出一句。

    心像是被扔进了一池温泉,随着水波沉沉浮浮,又带着说不出的熨帖。

    “谢我干什么。”蒋珩捏着她的手腕,把她圈进怀里,细细摩挲她单薄的脊骨,沉着声,“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认真地望着梁嘉月的眼睛,“这次的事,绝不能再发生。不然,我立刻捉你回清城。”

    “好。”

    梁嘉月环住蒋珩,头埋进他颈侧,声音被捂得有几分含混。

    蒋珩抿嘴,头微微侧一侧,在她脸颊轻轻碰一碰,“你有什么想要去做的,尽管撒手去做。实在不行,还有我给你兜底。”

    梁嘉月喉头一哽,眨眨眼,把才泛上来的一点热泪逼回去,想起一件事来,“我确实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伏在他胸前,把何丽晴曾找过她,联系不上后又把她拉黑的事简要的说一遍。

    “你这次回去,如果可以的话,去帮我看一看她,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能帮衬她一把,就帮帮她吧。”

    这段话,她说得很没有底气。

    即便蒋珩从没有明确的表态,可从他每次对上何丽晴的态度,梁嘉月也大约明白,他心里是很看不上何丽晴的。

    约莫是因为自己的家庭便是破碎于第三者之手,他的母亲更是因为第三者郁郁而终,蒋珩对待何丽晴时,总是隐隐带着些轻蔑与抵触。

    虽则梁嘉月自己对于何丽晴的感情也很是复杂,可无论如何,何丽晴毕竟是她的母亲,她不可能真的放下何丽晴不管。

    想到这一层,她沉沉叹一口气,仰头,望着蒋珩,“也不用你做什么,你只要派人去看一看她有没有事就好了。”

    她原以为蒋珩会立刻答应,谁料,蒋珩沉吟片刻,忽然问她:“她为什么把你拉黑?”

    梁嘉月一顿,硬着头皮,慢吞吞道:“我跟她摊牌说要和你离婚……”

    蒋珩哂笑,瞥她一眼,“动作还挺快。”

    放在她背上的手惩戒似的拍了拍。

    梁嘉月挠了挠脸,抬起头,也不说话,定定望着他。

    被她的眼神看得心神旌荡,蒋珩努力板着脸,说:“我会让程昀去看着她。要离婚这件事,你也别再说了。”

    “……”

    梁嘉月觑着他的脸色。

    等了许久,没有等来意想中的回答,蒋珩低下头,对上一双清凌凌的眼睛。

    内心的笃定有片刻的动摇,他暗自吸一口气,催促道:“说话。”

    “我……”梁嘉月张了张口,想说话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蒋珩耐心等了半晌,“你想说什么?”

    梁嘉月垂着头,心里乱糟糟,一层又一层的想法潮水一样涌上来,可要让她去仔细分辨,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她的手安安静静躺在自己的掌心,蒋珩垂着头,细细摩挲着她的无名指指根处,那里曾经有一枚戒指,铂金镶钻,细细一圈箍住她的指节。

    似乎是觉得痒,那只手往回轻轻抽了一下。

    蒋珩攥着她的手,顿了顿,问:“跟梁念晴有关?”

    掌心的手蓦地安静下来。

    看来是了,蒋珩在心底叹一口气:在他不知道也不关心的过去的时光里,原来他与梁嘉月之间,横亘了这么许多的人与事。

    他耐下性子,轻轻揉搓着细若无骨的指节,哄劝梁嘉月开口,“我不知道她究竟都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顿了顿,他坦诚,“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梁嘉月恹恹摇了摇头,她只知道梁念晴与蒋珩的关系不一般。按理说来,以梁世昭当年的家世,是不可能搭上蒋珩,然而突然有一天,梁念晴就跟在了蒋珩身边。黎安曾说,蒋珩对身边出现的人都很冷淡,唯独梁念晴曾得过他另眼相待。

    听蒋珩压着声音,在她耳边轻声问:“我们家的事,你知道多少?”

    “大概知道一点。”梁嘉月迟疑片刻,支支吾吾回他。

    蒋正明当年依靠着蒋珩母亲发家,之后婚内出轨,逼得蒋珩母亲郁郁而终,徐家自此势弱。这一件事,当年也算是清城上流圈内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

    何丽晴偶尔与她那一圈小姐妹聊天时,也仍旧会将这一桩旧事拿出来反复咀嚼。

    那个时候,她跟在何丽晴身边,听多了她与小姐妹之间的闲言碎语,多多少少拼凑出一些与蒋珩有关的故事。

    每次再见到蒋珩与梁念晴时,心头闪过的,总是何丽晴那隐隐不屑又仿佛一朝得胜的语气。

    她话说得吞吞吐吐,蒋珩也不以为意,“你知道也不奇怪,恐怕全清城知道凯明知道蒋家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他的语气淡然得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

    梁嘉月心头无端涌上一阵难受,她垂着头,想了想,将头凑拢过去,小兽般埋进他颈边,亲昵地蹭了蹭。

    “别在意,”蒋珩攥紧她的手,勾了勾唇角,“我早就不在意了。”

    顿了顿,他接着往下说:“我和梁念晴,就是在我妈病房认识的——她们在同一个病房。”

    他说得不清不楚,但梁嘉月稍想一想,立刻便明白了:是在梁念晴的母亲得知梁世昭出轨何丽晴,气得住院的那一段时间。

    她苦笑一阵,一时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那一段时间,梁念晴她妈妈对我们很照顾。”蒋珩握着梁嘉月的手,察觉到她使了力,想要抽出去,重重捏了捏,声线清冷,“我妈去世后,没过多久,梁念晴她妈妈也因为身体原因,出院回老家疗养。出院前,她拜托我多多照顾梁念晴。”

    “嗯……应该的。”梁嘉月涩着声音回他。

    蒋珩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从她低沉的语气里,多多少少能听出一点儿她此刻的心情。

    沉默片刻,他才接着道:“因为这一点,我确实对梁念晴与对别人不同。但我和她之间,除了这一层关系,其余什么都没有。”

    “当然,”他有几分愧疚,“我明知道这样可能会让她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却一直没有同她说清楚,也没有同她划清界限。若是因为这一点,她对你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这是我的不对,对不起。”

    梁嘉月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处理,是你自己的事情,不必觉得对我愧疚。但你这句道歉,我收下了——这是你和我之间的事。”

    蒋珩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啄一下,“这么说来,她果然对你说过些什么。你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过?”

    “没什么好说的。”梁嘉月由着他摆弄自己的手掌,掌心里有微微的痒意,她没忍住,往后躲了躲。

    蒋珩却并不让她退却,用力握住她的手,“说吧。”

    他们之间横生这么多枝节,不就是因为一个从不问,一个从不说。

    梁嘉月抬头,认真分辨了一会儿蒋珩的神色,他的眼神里是满满的认真与鼓励。

    从前,她也想过要不要与蒋珩坦白她与梁念晴之间的龃龉,可每每鼓起勇气想说时,总会被他冷着的一张脸劝退。那时,她自觉在蒋珩心中,她与梁念晴地位千差万别,可如今,蒋珩说,他与梁念晴没有关系,他用这样的眼神望着她。

    她吸一口气,想了想,低声说:“有一条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