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23) [□□九歌/秦时明月]我除了帅一无是处第154章 十丈-笔趣阁
    胜七和吴旷输得一败涂地。

    腊月之时,胜七手下的大将死的死降的降,胜七被迫逃至城父。

    城父一战张贺战死,自此胜七再不敢出兵,只得闭关死守。然此时秦军气势浩大,又加之六国后人皆占据自己故地不愿出兵相助,一时间胜七竟落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而此时,他身边的车夫因不满胜七称王之后的傲慢态度,以及对兵败之后的恐惧,竟叛变将胜七杀死,致使城父城门大开。

    胜七自称王到被杀,不过短短六个月的功夫,也差不多在我预料之中。如今农家势力大受打击,陷入一蹶不振的境地。

    此时正是寒冬,我因卫庄觉得我畏寒而被迫捧了个小暖炉,大摇大摆走进了项氏一族的居住之处。

    项氏的少主是个年轻人,额上佩着双色玛瑙额带,一眼看上去便是有王者气度之人。

    项家对秦国人痛恨至极,见来的是我,那少主当下便双手握拳,一副要揍我的架势。

    不过幸好他身后两人还是讲道理的,二话不说先摁住了年轻人的肩膀,以免发生一场不必要的争执。

    我心说还好还好,不然以我现在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加之这少主天生的神力,只怕真的要被他打死。

    项少主对我的到来显然并不是十分欢迎,就与我道:“你来做什么?胜七起义一事,你帮的忙还不够多?”

    看来他们也知道了胜七吴旷起义之事是我在背后主导,于是我就笑,用拇指摩了摩我的小暖炉道:“胜七吴旷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能成就大业的,还是项少主你呀。”

    看来我这马屁拍的挺到位,项少羽微微抬了抬眉梢,颇有几分满意地看着我。

    项梁问我:“你想要我们怎么做?”

    我垂着眸子想了一会儿,道:“如今六国遗民纷纷占据自己的故地,互相之间也无帮助,这才致使胜七一战惨败。项氏作为中原最强一族,我相信,自然是有能力将各地义军团结起来。需知各自为政就易被逐个击破——这正是胡亥他们想看到的。但若团结一心先面对眼前之敌,便可大获全胜。”

    项梁沉默。

    我就调侃他们道:“怎么,你们是觉得以项氏在中原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召集天下兵力是么?”

    见我摆了一副似乎是瞧不起他们的姿态,项少羽当即就怒了,冲我道:“若是我们项氏一族不足以,那么其他人也没有这个能力!”

    一番话说得豪情壮志,我勾起了嘴角。

    范增拍了拍项少羽的肩道:“少羽,别受她的激将法。”

    我又道:“这怎么是激将法呢?你看,胜七死后,张宁立刻北上进攻魏国,如今临济已危在旦夕。如若不出手相救,只怕这刚燃起来的火焰,又要熄灭了。想来你们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不想就此功亏一篑吧。”

    项梁自然是不想的,而且我还能猜到,他们之所以如此积极地反秦,不是因为想要恢复熊家的楚国,而是——他们想要自立为王。

    如此一来,项家也终于真正完全地加入到抗秦的行列,昔日龙且召集的楚国各部也都集结,为项少羽马首是瞻。

    天下为棋,战局一触即发。

    *****

    我是咳着嗽回到自己屋里的。

    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好像自从端木蓉说过我身体不好之后,我的身体状况当真一落千丈,果然有些事是真的说不得的。

    卫庄大大咧咧倚在我屋中的软榻上,一手撑着额角一手握着一卷书,正看得颇为投入。

    我当下就恼了,三两步走过去对着那软榻的底座就是一踹,边踹还边骂:“挺舒服啊?给我滚起来。”

    卫庄对我突如其来的发怒表示了习惯,然后就基本忽视了我的脾气,只懒懒抬了抬眼皮瞧了我一眼,就用竹简拍了拍他身旁的空位道:“坐。”

    我差点被他气晕过去。

    正想着要出言怼他两句,没想到刚一开口吸了气,喉咙里就一阵干燥,逼得我弯下腰猛咳了几声。

    卫庄终于在此时对我的死活表现了关心,将我拽到软榻上坐下后,又替我倒了杯水,才问我:“怎么回事?”

    我心说我若是知道还要医生干什么?

    虽然心里是这么逼逼的,不过面上还是得摆出副无所谓的样子来安慰卫庄,于是我就道:“没什么大事,多半是方才吹了两下冷风,喝点热水就好了。”

    对没错,是我对我自己说多喝热水,我直男我自己。

    卫庄就蹙了眉。

    我发现这个人现在真的是奇奇怪怪的,整得我像小王子那朵玻璃罐里的玫瑰花一样,风吹不得日晒不得。我寻思以前不是这样的呀,以前丢我鬼山三年,也没见得他担心我一下。

    这不得不说人年纪大了就是容易矫情。

    见他这副“使我不得开心颜”的神情我就觉得好笑,捧着脸瞧了他一会儿,才道:“这才是刚开始呢,往后战况只会愈发激烈。我不可能只甘心做一个幕后的军师,等我的手臂好了,我就要上战场的。到时候这儿受点伤那儿擦破点皮,你这眉头还有没有松开的时候了?”

    听我说中了他的心事,卫庄冷冷对我道:“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