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不像陌生人
    秦澜在知道乔舜辰在她家别墅的时候迅速离开,离开之后她就回了大学附近的家。

    一个人在家这心跳怎么也平缓不下来。

    乔舜辰在秦家别墅,会不会因为这个别墅想起以前的事情?

    会不会因为这个别墅而记起以前的仇恨。

    会不会……各种猜测,却都是在担心着以前的事情。

    想的秦澜要崩溃了,想的她满脑子都是消极的。

    秦澜最终没忍住给乔梁打了电话,并把乔梁约了出来。

    两个人在秦澜家附近找了一个茶室见面。

    “你说舜辰去你们家别墅了?”

    乔梁震惊的询问着,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秦澜所说的话。

    接到秦澜电话的时候,他很开心。

    知道秦澜要和他见面的时候,更是表现出与他年龄不符的兴奋。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澜和她见面说的竟然是这个事情。

    “对。

    你说怎么办,是不是乔舜辰知道温温和我的关系了?”

    秦澜有些慌,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那种慌乱。

    与其被乔舜辰知道,不如他们说出来的好。

    只是现在的选择权是不是已经不在他们这里了。

    “不会吧,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应该知道。”

    “你家里有没有你哥哥嫂子的照片?

    他有没有看到?”

    乔梁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淡定,毕竟关系到很大的一个秘密。

    但他比秦澜好一点可以分析一下。

    “我哥哥嫂子的照片在他们的卧室,外面没有。

    估计舜辰不能去卧室,应该看不到。”

    秦澜仔细回想,除了卧室之外的确没有哥哥嫂子的照片。

    也很确定乔舜辰不能去卧室,因为秦静温不可能轻易带人去那个一直关着门的卧室。

    “应该没问题,不会有事的。

    舜辰现在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记不起这是你们家的。”

    “不用担心,暂时不会有事。”

    乔梁放心了一些,也开始安慰秦澜。

    “一旦他恢复记忆事情就没办法隐瞒了,谁又敢保证他的记忆永远不恢复。”

    “想想办法吧,我感觉事情瞒不住了。”

    虽然有了乔梁的安慰,但秦澜的仍旧担心着紧张着。

    只是她不知道乔梁究竟要怎么解决这件事,不知道他会不会首先考虑秦静温和秦静怡的感受。

    “嗯,我尽可能的想办法。”

    乔梁也知道事情拖不下去,也急着想办法。

    可是现在的障碍似乎越来越多,一个乔雨他认为最容易接受的人都接受不了,那乔舜辰和秦静怡恐怕是接受的意思都不会有丝毫。

    “我没有其他要求,你让我继续背黑锅都可以,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温温和静怡。

    如果他们受到伤害尤其是温温,我就是死都没脸见我哥哥嫂子。”

    秦澜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请求,只求秦静温在这场仇恨中不要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可秦澜不知道的是,秦静温已经开始承受,还是默默的承受着。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秦澜,我现在也有事求你。

    不要离开,和我一起面对。”

    “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相信爱能化解一切仇恨。”

    乔梁趁机挽留秦澜,挽留他们的感情。

    而此时,茶室橱窗外面秦静怡就站在那里,朝里面姑姑所在的位置看着。

    她回学校之前需要回家取一点资料,从车站到家必须经过这个茶室。

    没想到不经意的一个侧头却看到了姑姑和乔叔叔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奇怪,很奇怪的一个画面。

    姑姑不见乔舜辰,却和乔叔叔一起喝茶。

    而且什么时候他们两个这么熟悉了?

    秦静怡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一直看着里面的两个人,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

    两个人不像是陌生人,倒像是多年的老朋友像是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关系。

    可是她从来没有听说姑姑和乔家认识啊,爸爸妈妈和乔家也没有来往,至少爸妈活着的时候她没有听爸妈提起过乔家任何人。

    就在秦静怡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姑姑你在哪啊?”

    秦静怡把电话打给姑姑。

    “我在……我在医院,事情还没处理完。”

    秦澜支吾的回答着。

    毕竟说谎不是她擅长的事情。

    可是她这一句谎言让秦静怡就更加的疑心。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晚上我们要一起吃饭。”

    越是有疑问,秦静怡越要继续问下去。

    “我……”就在秦澜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秦静怡补充了一句。

    “对了姑姑,乔大哥公司有事先走了。

    孩子在,吃了晚饭在送回去。”

    “孩子喜欢吃你做的饭菜,你早点回来吧。”

    秦静怡在试探姑姑,就像她在家里想的一样,姑姑一定不是讨厌乔舜辰那么简单。

    “那好,那我早点回去。”

    秦澜的回答明显轻松了很多,而且回答的很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