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曲 > 第九百二十二回 沟通妙
    伊不凡离《乾元功》更近了,他想看得更清楚些,尽管失去的东西可能无法挽回,但为了安慰自己,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块白玉碑。

    “我们有缘,但却无份,有缘无份的人三界很多,但我并不足他们,你选择了我,但都是我不好!”伊不凡说着,几乎倚在白玉碑上。

    “咦,这人怎么如此奇怪,竟然神神叨叨的对着玉碑说话?”有一位旁边不远的道。

    “这叫沟通,估计是想要得到那功法都快想疯了,真以为与玉碑沟通有用吗?”

    “神经病!”

    “经神病”

    有人笑伊不凡傻,有人讥他痴,甚至认为他这是病得不轻。

    伊不凡还在自言自语的说着,喃喃之声很小声,近距离看着图,抚摸着凹纹,光滑如玉脂,就似抚摸着爱人的脸。

    一个人头逐渐靠得很近,估计是想听听伊人凡到底想说什么,结果“啊”的吓了伊不凡一大跳,因为太过于专注,所以竟忘了这卦洞里还有其他人。

    “你……你想干什么?”伊不凡语噎的问?

    “我呀,看你说话,听你沟通啊,你可能不知道,我都听了一会儿了,发现你的方式很特别,所以想知道其中的秘诀和沟通技巧。”

    “自我介绍一下,巳初月,你可以叫我初月。”那人道。

    “你……你走开,别打扰我自顾的说话。”伊不凡道。

    “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我都向你诚心求教了。”巳初月道。

    伊不凡仔细的打量着巳初月,然后认认真真的想说什么。

    “放心,沟通的秘密只让我一个人知道就行,我发誓,绝对不会私下里说出去。”巳初月一副认真的表情道。

    “你……你有妄想症。”

    “怎么说?”

    “你以为看碑悟功法就像和情人谈恋爱那样,然后彼此坦诚相见,彼此相互诉衷肠,从而做到爱乌及乌,爱她所爱,想她所想吗?”伊不凡道。

    “原来如此,你这是故意要用反问句提点我吗?我全都记下了,放心吧。原来功法也有思想,也有脾气,所以我们应该去与它沟通,从而做到彼此相知相惜,这样才能获得它的认可,难怪我始终觉得和白玉碑上的功法就缺少一点儿契机,以致功败垂成,你这个法子真妙啊!”巳初月由衷的佩服道。

    “你想歪了,什么诉衷肠,我看还悄悄话呢,那需不需再吻上一吻呢?”伊不凡看着无可救药的巳初月道。

    “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呢,抚摸它,与它说悄悄话,若是再吻上一吻,就更妙更妥了。”巳初月自顾自的道。

    伊不凡听到此处,头都疼了,用头轻轻一磕白玉碑,真想一头撞死在玉碑上。

    “我……我怎么……怎么会有这……”

    巳初月将耳朵贴得更近了,看着伊不凡,想听清他在嘀咕什么,可是依旧没听清含糊不清的话语。

    “你……你刚才对它说了什么?”

    “没……没有,你离得我太近,我不好意思说,我害羞。”伊不凡道。

    “哦,你害羞了?难道……难道它回应你了吗?”巳初月惊讶的问。

    “我……我吻它,你看到了就走!”伊不凡总算觉得自己无法和这货正常交流,于是直接在白玉碑上吻了一口。

    只是这个举动令巳初月惊骇不已,他看着伊不凡,有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我怎么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伊不凡恼火道。

    “你的身上……身上发光了。”巳初月噎语道,手指指着伊不凡,像见到了鬼一般。

    伊不凡大惊失色,一看自己,竟浑身笼罩在光芒中,而且越来越盛。

    “嗖!”

    白玉碑散发出一道光,就将伊不凡拉刷了进去,吓得巳初月魂飞魄散。

    众多被吸引而来的修道者见了,也是面面相觑,像发现了异宝似的。

    “怎么回事,他消失了?”